麻豆传媒导航

麻豆传媒导航 那个外国人操着一口流利的英语叽里呱啦地说了一大堆,周围人听得一塌糊涂的,外国人身旁的翻译用中文开口说了:“我们老板说,让你们立刻派个有用的人来给他治病,不然他就到外交部投诉你们。”

此话一出,当即惹来这群老专家们的不满了,大家都拉着一张老脸,虽然不出声,但脸色绝对不好看。

詹锡俜有些尴尬地笑笑,说:“别着急,我们要找的小神医来了,让他给你老板看看吧。”

詹锡俜指着徐潇,对那个翻译说。

翻译看了徐潇一眼,不由得皱起眉头来,疑惑地问:“詹部长,你该不会是在跟我们开玩笑吧?这个毛头小子顶多大学刚毕业,你派他来,能看得了病吗?再怎么着,也要给我们请一个经验丰富的老专家吧?中医不是最讲究年龄吗?”

周围的专家听了,个个忍不住憋着笑,直摇头。这个翻译肯定不知道眼前这个年轻人才是他们中医界的神话,不然他肯定大跌眼镜。

“哈哈,”詹锡俜听了,也忍不住笑了,摇头说:“中医界也有天才的,这位年轻人可比你想象中的厉害得多了,我们在场的专家解决不了的问题,交给他,肯定立马帮你解决!”

外国人一脸狐疑地看着这群人,用英语问翻译他们在说什么。翻译又把两人的对话翻译给他听。

谁知,老外听了,直摇头,说:“不,不,我不要这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子给我看病,我要华夏医术最高的专家来给我看病!”

翻译把他的话转告给詹锡俜,周围的人忍不住一阵哄堂大笑,徐潇没好气地说:“我就是华夏医术最高的专家,怎么了?既然你们不相信我,瞧不起我的医术,这病不看也罢!”

说完,他转身就要走。詹锡俜见状,连忙把他拉住了,恳求道:“小徐,你先别急着走。”

徐潇只好站住了,要不是看在詹锡俜的面上,这里他一刻也不想多呆,看着这个外国人丑陋的嘴脸,他就想吐。

小清新马尾女孩的甜美笑容

翻译一脸高傲地说:“我们老板可是华尔家族名下的产业掌管人之一,这次代表华尔家族到华夏来谈投资。你们要是怠慢了我们,哼,这个投资我们就撤了!”

徐潇回头看了他一眼,奇怪地问:“你们是玫国华尔家族派来的人?”

“不错,”翻译傲娇地笑了,说:“没想到你居然也知道玫国的华尔家族,还有点眼力嘛,不过很不好意思,你的资历太浅了,我不能把我们老板金贵的性命交到你手里。”

徐潇冷笑道:“你不过是你老板身边的一条狗而已,也敢随便吼吼?你老板也不过是华尔家族的一条狗而已,也敢借华尔家族的名声胡乱吼吼?真是给你们一根竹竿,就顺着往上跑了?真不害臊!”

“你说什么?你居然敢侮辱我们外来的贵宾?信不信我找外交部投诉你们去?”翻译气得直跺脚,他们每次到华夏来,这些人都得看他们的脸色,小心翼翼地讨好他们,他们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气?

躺在床上的外国人拉了拉翻译的衣袖,翻译又把徐潇的话翻译给他听。

那外国人听了,瞪着徐潇一阵叽里呱啦乱叫。

翻译冷着脸说:“我们老板说了,我们并不是非你们不可。你们要是没有人能治他身上的病,我们回国去,我们的玫国医疗协会的医术比你们华夏医术厉害得多了。但是,与此同时,华夏的投资我们也撤了,因为你们对我们很不尊重!”

徐潇毫不在意地说:“行啊,我倒要问问你们玫国医疗协会的会长,到底收不收你们这样低素质的病人。我还要问问华尔家族的人,像你们这样态度恶劣又狮子开大口的代表,还有没有必要替他们办事!”

翻译的脸色瞬间变得有些古怪了,疑惑地反问道:“在玫国,你有认识的人?”

詹锡俜和其他专家也一脸不解地看着徐潇,虽然这外国人不让他们治病,但徐潇也没必要把这两人往死里得罪吧?对方好歹是投资商。

但詹锡俜知道徐潇的真实身份,也知道他跟玫国医疗协会的会长安雪利交情不浅,于是干脆保持沉默,任由徐潇处理这件事去了。

给这个嚣张的外国人一个教训也好,省得他们以外华夏人都怕他们,要一直看着他们的脸色行事。

徐潇淡然一笑,反问道:“怎么了?你们怕了?”

翻译在他老板的耳边嘀咕了几句,那个外国人一直在摇头说。

“我们老板说了,你这是在唬人,以你这样的身份,怎么可能认识我们玫国的人呢?滚蛋吧,臭中医!”翻译的气焰再次高涨起来。

“你老板叫什么名字?”徐潇冷淡地问。

翻译嗤笑一下,说:“我们老板叫威尔,怎么了?害怕了吧?”

徐潇冷哼一声,直接掏出手机,给安雪利打了个电话。

电话那头的安雪利似乎很惊喜,“徐?你怎么突然想起给我打电话了?”

徐潇微微一笑,问:“安雪利,我这里有个叫威尔的家伙,自称是华尔家族旗下的一个老板,代表华尔家族到我们华夏来投资。现在他就在我跟前,诋毁我们华夏的中医,说要回玫国医学会看病,请问你们收这么低素质的病人吗?”

安雪利一听,立刻秒懂了,开口说:“徐,像这种这么目中无人的人,居然敢在国外丢我们玫国人的脸面,就算回到了玫国,也会被列上我们玫国医学会的黑名单的。你把电话给他听吧!”

徐潇把电话递给威尔,威尔有些不可置信地指了指自己,用眼神询问徐潇没搞错吧?

徐潇直接开了免提,安雪利流利的英语从电话里传来,威尔听了,大吃一惊,不可置信地看着徐潇。

连那个翻译也诧异了,“徐徐医生,你居然认识安雪利?她她竟然说把我们老板挂上黑名单了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