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以花钱买个软件看片吗

“那就证明,和我哥天生就是弯的,去凡尘渡劫,投胎转世的性格都是反应的们内心最真实的性格。”

“倒是很有道理。”

“嘿嘿,这都是我师父说的,话说,都这么久了,他们到了西海没有啊~!”

花暮年笑道:“急了?”

“当然,我可想我家南锡了。”

“不急,慢慢等着,迟早会相见的。”

“是啊,迟早会相见的,但是见了之后呢……一个神,一个魔……迟早还是会分开的。”

这句话被纳兰依依说的失落极了。

花暮年深受感染,也同样失落道:“这还算好……我和哥哥的局面,才是最差的,他是神成魔,我是……人和妖的混合体……”

“噗……怕什么,反正们以后也不用繁衍出后代来的,只要们在一起,开心就好。”

“嗯,只能这般想了,我只要知道哥哥很爱很爱我,我也很爱他……我就有力气,一直走下去,无论过多久,无论分开多久……”

“羡慕们~!很多时候都觉得,同性才是真爱,异性不过是为了传宗接代,可是哈哈……我和南锡在一起,也是真心相爱的。”

古镇少女纯真迷人

“嗯,大家都很相爱,只是我和哥,会不容易很多罢了。”

“不计较外人的眼光,就能活得很轻松了。”

“说得对。”

“要去我家坐坐吗,我哥哥的房间,我可以带去看看~!”

“跟凡尘里是一样的吗?”

“对呀,在凡尘里,都没去我家里住过,现在我带看看?”

“也好,反正也无事可做。”

“那就去~!”

纳兰依依兴冲冲的带着花暮年去了仙宫里头的纳兰家,知道花暮年估计对纳兰家没什么兴趣,就只对她哥哥的房间有些兴趣,就直接带他去那儿了。

房间有些小,因为在凡尘里,纳兰泽只是个私生子,且还是他以前的房间。

后面出国之后就再也没有回来住过了。

而这仙宫,几乎是凡尘里照搬过来的一般。

花暮年默默的扫了一眼这里,瞥了撇嘴道:“哥……以前就住这里?”

房间,都还没他的大。

他家两个哥哥,他最小,不是很受宠,住的房间都比这个大。

而且,纳兰家还是京城四大家族之一……

完能够想象得到,纳兰泽的童年,有多不受待见。

虽然,事情都过去了那么久,也知道,只是一场渡劫罢了。

但花暮年依旧有些心酸。

纳兰依依见此,苦笑道:“那时候是在凡尘,我哥哥只是我父亲外面的女人生的,算私生子,我母亲视他为眼中钉,对他很差……不过现在想起来,那时候我们需要渡的是无情劫,或许一切都是安排好的。

若是没有陈青青和司徒枫的出现,我们这些人,每个人都会经历无数劫难,度过无数痛苦,最终伤心绝望,到死心……

那样,才能渡劫成功。”

花暮年点头道:“是这样的……之前,我们还在仙界学院的时候,老师和我们讲过,渡无情道,就是在消耗掉自己的对七情六欲的感知,经历越多,就会越变越淡……”

“现在好了,都已经挺过去了,有司徒枫和陈青青,好似我们的灾难都躲过去了,哈哈……好神奇,都冥冥之中被安排好的事情,部都破坏掉了,而后修炼无情道的我们,现在却都在修炼随心道~!”

花暮年笑道:“或许,这才是真正的天意~!”

“说得对~!”

两人在仙宫里有说有笑的,这里逛逛,那里玩玩,时间也算是过得飞快了。

在两人都毫不设防的情况下,纳兰依依突然凭空消失了。

花暮年很是懵逼了一阵子。

麻蛋。

这司徒枫是给他忘了吧。

忘记仙宫里还有一个修炼中的他了吧?

要传送出去一起传啊,将老子一个人留在这里算怎么回事啊!

可人家司徒枫以为他还在修炼中呢,哪里好随意打断,还真是被冤枉了。

纳兰依依被传送出来之后,也懵逼了一会儿,看着陈青青和司徒枫道:“怎么突然就出来了……”

陈青青挑眉笑道:“回头看看~!”

纳兰依依心底立刻一紧。

是顾南锡吗?

略有些紧张的说,因为怕希望越大,失望越大。

深吸了一口气,她缓缓回过都去,就见顾南锡,一身黑袍站在那里。

整个人,看起来让她觉得陌生极了。

两人,已经很久都没有见过了。

自顾南锡入魔之后,就再也没有见过了。

顾南锡的变化,可以说不是一般的大……

那浑身的魔气,给人一种极其强大,又极其神秘的感觉了。

但,容貌和气质,都没变,只是气势看起来要强了很多。

纳兰依依觉得,无论他变化多大,都是她的南锡啊!

内心绝对是百感交集。

看着顾南锡好看的脸蛋上挂着一抹似笑非笑的笑容,双眸却充满热切的看着她。

那眸光中,似承载了无数思一般。

她再也忍不住了,几乎是飞奔过去的。

直接扑入他怀中,那熟悉的气息,刺入鼻尖,只感觉眼眶和心都齐齐酸涩了。

眼泪止不住的的流了下来。

顾南锡将她紧紧的搂住,可以花钱买个软件看片吗止不住的呢喃道:“依依……我的依依。”

不喊还好,喊了纳兰依依心里更加酸涩了。

“臭顾南锡,丢下我这么久……我都每天很想很想……”

“对不起,是我的错……我只是,遭遇的事情太多罢了,留在身边,会有很多危险,对不利……若不然,我也每天都不想跟分开,每天都会很想。”

“我不怕危险,我只想跟在身边……”

说着,声音都哽咽了。

像个孩子一般的,趴在顾南锡肩头,哇哇大哭了起来。

那眼泪就跟不要钱似的横流。

谁也无法明白她内心的苦涩和思。

顾南锡心都被她哭酸了,深吸了口气道:“对不起,都是我的错……依依别哭了,想我以后怎么做,我都听的好不好。”

“不好!都魔尊了,我才一个上神,每天要去干那么多大事儿,我不能跟身边托后腿,能我的实力能够与并肩了,我再来帮一起,去做想要的事情吧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