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以免费看vip软件

  可以免费看vip软件 ♂? ,,

   正如杜涛说的一样,这个鉴宝节目最大的噱头就是砸,用锤子砸,说砸就砸,砸的稀巴烂,作为观众看起来是挺有意思的。

   啪。

   主持人汪克,手拿下铁锤用力的砸了下去,一件被鉴定为赝品的万历釉里红圆口盘被砸成了十几片,一旁持宝人脸当场就黑了,看起来很难过,如果不是节目现场,哭出来都是可能的。

   “诶,三十万买来的,这一锤子就没了,真是惨啊,这收藏还真是一般人不能随便掺合的,就像是股市一样,一个不小心就倾家荡产。”杜涛心有余悸的说道,但随即又嘿嘿一笑,“不过好在有,等哪天我看中了哪件藏品,就找给我做鉴定,那准没错。”

   看了杜涛一眼,薛晨没有搭理他,继续看节目。

   啪,啪,啪。

   铁锤子接二连三的举起又落下,一片狼藉,瓷器砸,玉器也砸,青铜器同样砸,书画也不能幸免,拿来坐鉴定的古玩中十件中有八件被砸了,台下的观众掌声不断,大声叫好。

   “说这个节目的专家会不会看走眼,万一看错了,把真的东西看成假的给砸了,可怎么办?”杜涛琢磨着问道。

   “问我,我问谁?”薛晨笑了笑,说道。

   “节目也看了,那发现有没有砸错的?”杜涛又问道。

   薛晨无奈道:“以为鉴定古玩是那么容易的,就是放在眼前,拿在手里都不一定能百分百看的准,现在隔着电视,让我分辨真伪,我怎么能看的出来,除非错的十分明显,比如是臆造品,才能看出来。”

   气质清纯可人元气少女青春阳光写真

   “也对,台上有三个专家呢,肯定是准准的认定了是赝品仿品,这才会砸的。”

   这时节目也进入了尾声,薛晨站起来伸了个懒腰:“也许吧,不过被砸的里面的一个南宋吉州窑的褐彩葵纹盘看起来倒是不错,就算是仿品,那肯定是高仿,价值也不会低,也得几千块吧,砸了还挺可惜的。”

   刚回到自己的房间,薛晨接到了一个电话,见到是诸葛义打来的,立刻就接了起来。

   “薛晨,明天有时间么,我和几个老朋友聚一聚,也来凑凑热闹吧,他们听了的事,都对很好奇呢,都想瞧瞧。”诸葛义笑呵呵的说道。

   薛晨心思一动,没有多考虑就答应下来,心里也很感谢诸葛义,虽然没有明说,但叫他去的目的却很简单明了,就是多给认识一些京城的人,扩大一下在京城的朋友圈。

   而能和诸葛义坐下喝茶的年长人士,肯定也都不是一般人。

   对方如此好意,纵然薛晨不急着也没打算急功近利的融入京城的古玩圈,但还是答应了下来,不想让对方的好意被辜负了。

   “那好,明天下午三时,在仙韵茶社,地址在……”

   虽然来到了京城,但晨练的习惯没有耽误,一早薛晨就起床穿戴好下了楼,京甲六号可谓是非常的奢侈,三栋楼之间有着大片的绿化空地,更是有一片人工湖,丝毫不显拥挤。

   来到了人工湖旁边一个僻静的地方,薛晨就拉开架势,开始打拳,如今霍少林教给他的形意拳中的虎形拳二十式不敢说炉火纯青,但已经掌握的非常到位,就算霍少林亲自在一旁观看都挑不出毛病来。

   啪啪啪。

   在空静的早晨,薛晨在湖边虎跃奔腾,响起一阵阵的脆响声,一脸打了三遍才微微的发汗,而精气神也格外激昂。

   就在收势时,一旁传来了鼓掌声,还有娇笑声:“离很远我就听到声音了,过来一看竟然是,真是巧。”

   穿着浅白色运动装的韩诗樱,眯着月牙的明眸熠熠生光,两只手勾在身后扭着身子走上前,粉唇的嘴唇微微的上翘。

   “就一个人吗?桃姐没陪着一起?”薛晨看着韩诗樱问道,而眼睛也微微的亮了一下,此时的韩诗樱应该是刚刚在跑步,还有些轻喘,青春而娇美的脸颊也是泛着粉红,在淡淡的薄雾中,如同悄然绽开的樱花一样,透着一股难以言喻的芬芳。

   “唔,桃姐在赖床,不肯和我一起运动,她说年纪大了,就要多睡觉,才能养眼。”韩诗樱瘪了一下小嘴儿,同时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小包纸巾,递了过去,“给,擦擦汗。”

   “不用擦,很快就会干了,一会儿回去也会洗漱。”薛晨淡笑着说道,没有伸手去接。

   “擦擦吧,早晨天气还是有点凉的,小心别感冒了。”韩诗樱见薛晨还没有伸手接,粉润的如同果冻一样薄唇抿了一下,“怎么,还让我给擦,快点擦一擦。”

   “好吧,好吧。”薛晨无奈的笑了一声,接过了纸巾,从里面抽出了一张擦了擦汗,随口说了一句,“真香。”

   韩诗樱知道薛晨说的是纸巾上自带的香气,可是不知为何,心还是跳了一下,有点不好意思的感觉,看着薛晨,心里有点乱麻麻的。

   “薛晨。”

   “嗯?”

   “……刚刚打的是什么拳啊,能教我一些吗,好学来防身。”

   “想学?”薛晨看了韩诗樱一眼,抓了下头。

   “不行吗?”韩诗樱望着,问道。

   “倒也不是不行。”他问过霍少林,如果有人想要学,可不可以教,霍少林很随意的抬了一下手,说没问题,有人愿意学就教,这套虎形拳也不是什么稀缺的拳法,国会的人至少能找出来几十个呢。

   霍少林还说,武术这种东西现在已经没落的不成样子了,很大原因就是各家敝帚自珍,结果慢慢的就断了传承,他很看不上这一点。

   “只是,我练的这套是虎形拳,走的是刚猛的路子,需要充足的力量才能学会,不太适合女子练,倒是可以教一点燕形拳,虽然我也不是很精,教倒是够了,但我还是想说,如果打算防身的话,学形意拳不是很合适。”

   “十二形拳不是完用来与人搏斗的,而且需要长久的练习才能掌握精髓,有一点杀伤力,但最短也得三五个月,甚至一年半载,如果想要防身,我认为还是防狼喷剂更适合,也更直接有效,电击棒也可以……”

   听到薛晨说了一堆话来说明自己不适合练拳,韩诗樱微微的撅着嘴唇,抬眸看了眼薛晨:“说那么多,就是不想教我对不对?”

   “当然不是。”薛晨立刻说道。

   “那就好,那现在教我吧,反正我就是想学,我也不白让教,我可以交学费。”韩诗樱巧笑说道。

   交学费?薛晨笑笑,没有接这个话茬:“那好吧,既然想学,那我就教几招燕形拳好了。”在他看来,韩诗樱就是心血来潮,图个新鲜劲罢了。

   除了虎形拳外,薛晨没和霍少林仔细的学过燕形拳,但也看过霍少林打过,比较简单的前几式很容易就掌握了。

   “和我学,第一式,燕子抄水!”

   薛晨横拳出势,右拳向下探出,左臂回环,身体前倾,大迈一步……

   韩诗樱有样学样,在一旁模仿。

   薛晨瞧了一眼,很惊讶韩诗樱学的竟然有三五分形似,不由暗道,难道是因为演员的关系吗?就连一些比较高难度的动作也都能勉强做出来,看样子身体素质不错,很柔韧。

   “基本上是对的,但是这条胳膊方向不对,再向下倾斜一些,还有步子迈的也不够迅速,没有燕子的那股轻灵的感觉……”

   “应该见过燕子掠过水面时荡起涟漪吧,在头脑里想象一下……”

   薛晨站在身侧,指出了韩诗樱的一些错误,帮着她改正。

   两个人练了有大半个小时,韩诗樱就挺不住了,累的鼻尖都沁出了细密的汗珠,脸蛋也红润润的。

   “不行了,太累了,今天就到这里吧。“韩诗樱晃了一下发酸的肩膀,抱怨了一句,”这么累人啊。“

   “古时候,富人家的孩子都是念书,穷人家的孩子才耍枪弄棍的,不就是因为练武很吃苦吗,不过燕形拳算是比较温柔的拳法了。”薛晨说道。

   “哦,是这样,那好吧,今天多谢了,我们明天见。”韩诗樱挥手示意再见。

   “明天……”薛晨迟疑了一下,“我明天在不在就不一定了,可能明后天就回海城了吧。”

   “是这样啊。”韩诗樱点点头,“那没关系,什么时候在了,再继续练。”

   “那也好,就算我不在,也可以继续练这第一式,既然和我学了,那我就要对负责,练不好可不行,我可是很严格的。”薛晨笑呵呵说道。

   “谁要负责……”韩诗樱很小声的嘀咕了一句,最后笑吟吟的瞟了薛晨一眼,悠悠然的扭身离去。

   薛晨也上了楼,而杜涛刚从床上爬起来。

   “诶,身上怎么这么香啊,是女人的香水味,从实招来,一大早起床去哪了?”杜涛嘿嘿一笑,大声问道。

   “去问给发工资的老板。”薛晨回了一句,回到自己房间洗漱去了。